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万象 > 王光亚:“泛民”若逆势而为在政治上没有出路

王光亚:“泛民”若逆势而为在政治上没有出路

时间:2019-08-15 07:26:5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4921次

然而,这份正式名称为《58同城网络服务解除协议》的退款协议,堪称闹剧。

把握机遇,勇于担当,做出推动香港民主发展的正确抉择

问:正在访华的尼泊尔总理将与中国领导人会见会谈,并签署一系列协议。你能否提供更多细节?

所谓顺民意,就是顺应希望实现普选的主流民意。我相信,700多万香港同胞、500万合资格选民中的大多数都迫切期待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越来越多的市民厌倦了多年的政治纷争,渴望安居乐业,集中精力拼经济、拼发展。这就是主流民意。大家肯定都还记得,2005年,23位“泛民”议员面对60%以上的民意要求和60%以上的议员支持,执意捆绑否决政改方案,使香港民主发展错失了一次良机。从那时起,“反对派”这顶帽子就扣到了所有“泛民”议员头上。今天的场景与当年又何其相似!两个60%又摆在了我们面前,更确切地讲,摆在了“泛民”议员的面前。是逆民意而动,重蹈覆辙,使香港再次错失民主进步的机会,背负阻碍香港民主发展的罪名?还是顺民意而为,顺应时势,让香港在民主的康庄大道上继续前进?答案不言而喻。

●新加坡中华总商会:新加坡中华总商会是新加坡规模最大的商会,成立于1906年,陈嘉庚先生对该会的早期活动作出了重大贡献。目前,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仍在发挥巨大作用。

应行政长官梁振英先生和特区政府的邀请,今天,我和李飞、晓明主任来到深圳,与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一起,围绕行政长官普选办法问题,面对面沟通,坦诚交换意见。大家都清楚,现在距离立法会审议、表决特区政府提交的行政长官普选法案只有十多天时间了。在这样一个重要时刻作此安排,我体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如期实现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是中央政府、特区政府和包括各位议员在内的社会各界的共同愿望,也是我们的共同责任,需要我们一起做出不懈的努力。

看完了地域倾向,再看来看清北学子对行业和公司的选择。

(稿件来源: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网站)

各位议员,上午好!

2016年初,一封群众的举报信引起了福清市纪委的高度警觉,信中提及,“林德发、林风父子收买林业局领导,他们名下的永利矿业公司违规占地、破坏森林资源无人监管……”

第三,放下包袱,成为推动香港民主发展的建设性力量。今天来了不少“泛民”议员朋友,我想对你们,并通过你们向其他的“泛民”人士讲几句话。首先,我想谈谈对“泛民”的认识。我在不同的场合都说过,“泛民”有两类:一类是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他们打着“民主”的幌子,把香港视为独立政治实体,肆意曲解基本法,阻挠特区政府施政,顽固对抗中央管治,甚至勾结外部势力,鼓吹和支持“港独”等分裂势力,妄图颠覆中国宪法确立的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和社会主义制度。他们的言行实际上早已超出所谓“言论自由”、“争取民主”的界限。他们虽然人数不多,但危害不小。他们不仅是“反对派”,而且是“死硬派”、“顽固派”。对这部分人,中央的立场坚定而明确,就是坚决斗争,决不含糊。具体到行政长官普选制度设计,就是要把这些人排除在外,不仅要限制他们“入闸”、阻止他们“出闸”,即便他们侥幸当选,中央也会坚决不予任命。否则,既非香港之福,更是国家之患。在这一点上,中央的原则立场是坚定不移的。另一类是大多数的“泛民”朋友。他们很多人关心国家发展和香港前途,赞成国家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拥护“一国两制”方针和宪法确定的国家政治体制。他们中一些人的某些政见与我们可能有所不同,在民主的理念、实现的方式等方面与我们的看法也可能不一致,但他们认同“一国两制”、认同宪法和基本法,认同国家体制和制度。我希望与这部分“泛民”朋友能够有更多的机会进行沟通,在共同的政治基础上就任何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第一,珍惜来之不易的民主成果。回顾历史,可以看到,香港民主历程开端于香港回归祖国这一重大历史转折。“一国两制”方针的提出及其在解决香港前途问题上的成功应用,使广大香港同胞得以摆脱150多年的殖民统治,从此迈入“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历史新纪元。回归以来,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按照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坚定不移地推动以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和立法会产生办法为主要内容的民主政制稳步发展。行政长官选举的民主程度不断提高,立法会选举的直选因素不断增加,全国人大常委会先后明确了政制发展的法定程序、普选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在短短的18年时间里,香港逐步探索出了一条符合香港实际情况的民主发展之路,为实现基本法规定的普选目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20多年,资本市场的一切,紧紧地和中国证监会这个专职机构联系在一起。刘鸿儒、周道炯、周正庆、周小川、尚福林、郭树清、肖钢,他们并非和其他的部长们有着显著不同,而是因为他们执掌令无数企业和股民瞩目的证监会,是资本市场让他们成为万众瞩目的人物。

一直以来,香港的民主发展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始终伴随着纷争甚至曲折,依我看,这不足为奇。纵观世界,任何国家或地区的民主发展都经历过复杂曲折甚至出现反复的过程,不会一蹴而就。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特区政府就行政长官产生办法进行了两次、共计七个月的公众咨询,香港社会对于这一关系到每一位市民以及下一代切身利益的重大议题充分发表了意见。这其中有分歧是正常的,有些争论还似曾相识,早在基本法起草时就已经过充分的讨论。应该说,经过这些讨论,我们对香港应该如何发展民主认识更透彻了。去年下半年,还有人打着所谓争取“真普选”的旗号,发动了一场损害香港形象、破坏香港法治并注定失败的非法“占中”活动。在中央坚定支持下,特区政府广泛团结香港各界人士,顶住压力,以正压邪,稳妥处置违法活动,维护了香港的大局稳定。尤其令人欣慰的是,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多的香港同胞开始认真地思考“一国”与“两制”、民主与法治、中央与特区之间的关系,并在一些基本原则上形成普遍共识,这包括:香港的民主发展必须在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框架下进行,普选产生的行政长官必须是爱国爱港人士,普选制度设计必须符合香港的实际情况和法律地位,并兼顾社会各阶层的利益,等等。现在,特区政府已经根据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提出了行政长官普选法案,并得到了大多数香港市民认同,香港离普选目标只有一步之遥。我相信,每一位真心为香港、为国家好的人,都没有理由不去珍惜这一来之不易的民主发展成果。

针对这类现象,有网友就吐槽,等到痛经再去医院开证明,不如给经期的女性直接放假,还有网友担心,这看似好消息的“痛经假”,是否会成为女性就业以及职场竞争的“包袱”。

刚才,各位议员围绕行政长官普选办法中所关心的问题,与中央有关部门负责人进行了坦诚的交流,提出了不少好的意见,我很受启发。借这个机会,我也就香港民主发展问题谈谈自己的看法,供各位参考。

——王光亚5月31日在深圳会见香港立法会议员时的讲话

珠三角城际轨道交通公司昨日回应,广佛肇项目2009年9月得到省环保厅的环评批复,同月开工建设;莞惠项目2009年4月得到批复,同年9月开工。两项目开工建设后,2010年8月,原铁道部、广东省决定以部省合作形式建设莞惠、广佛肇项目。随后,部省双方相继联合发文,对两个项目的线位进行调整,对设计标准、工程内容进行部分变更,由此导致环境敏感点等发生变化。

第二,把握香港民主发展的历史机遇。香港的民主发展走到今天,实现普选的历史机遇已经展现在我们面前,历史的责任也落到我们的肩上。古人讲:“守职而不废,处义而不回。”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我们都要意志不摧,初衷不改,坚定地把香港民主发展之路走下去。要走稳、走好这条路,我们每一位公权在身的人都要观大势、顺民意、担道义。

7月5日,对有百年历史的柏林动物园,因为“梦梦”和“娇庆”的首度亮相而成为值得铭记的一天。

“这个工作证明了杂交稻进行无融合生殖的可行性,是无融合生殖研究领域的重大突破,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杂交水稻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表示,希望研究人员再接再厉,早日将该成果应用到生产中。

所谓观大势,就是看世界潮流、看国家和民族的发展趋势、看香港的发展前途。伴随着信息革命的突飞猛进,当今世界正在发生着巨变。祖国内地的发展更是一日千里,正进入全面深化改革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历史时期。远的不讲,就看我们现在身处的这座城市。它与香港一衣带水,几十年前还只是一个不足千人的小渔村,而如今,它与香港的GDP已经不相上下。面对内外环境的深刻变化和周边地区快速发展带来的严峻挑战,我们都要静下心来想一想:香港民主的目的是什么?香港的未来在哪里?“风物长宜放眼量”。实事求是地讲,持续不断的政治争拗已经给香港带来了社会对抗加剧、法治根基受损、营商环境恶化等苦果。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迫切希望香港社会能够早日停止争拗,凝心聚力、共谋发展。实现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走出政治争拗的惯性怪圈,可以为香港这颗璀璨的东方明珠营造一个和谐安乐、充满正能量的社会环境,再创新辉煌。反之,如果由于少数人的阻挠,香港不仅民主步伐停滞不前,经济发展和社会安宁也会受到严重影响,受益的恐怕只是极少数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而损害的则是广大香港市民的福祉和香港的前途。

其次,我想站在“泛民”的角度,谈谈他们在“一国两制”下的政治定位和出路。我以前也讲过,“一国两制”既讲包容,也讲底线。中央允许也尊重不同的政团和人士有不同的意见和观点,但前提是承认和尊重国家的政治体制和制度,维护香港繁荣稳定,不做损害祖国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事。这是香港任何政团和从政人士在“一国两制”原则下安身立命的根本,也是任何从政人士施展政治抱负、服务香港和国家的前提。如果逆势而为,一味地为反对而反对、为对抗而对抗,甚至不惜充当“一国两制”的破坏者、捣乱者,其结果必然是把自己逼进死胡同。长远来看,这种取态在政治上没有空间和出路。总之,面对国家发展与历史前进的大势,是选择与国家渐行渐远,一步步滑向激进,走向民意的对立面,并最终被历史所抛弃,还是成为中央和广大市民所期望的建设性力量,需要各位“泛民”人士深入思考,仔细权衡,明智抉择。

所谓担道义,就是要拿出勇气承担起历史责任。“至知则无惧”。目前香港社会对行政长官普选法案还存在一些分歧和疑虑。这并不奇怪。在香港这样一个利益多元、诉求多元的社会中,不可能存在人人满意的“完美方案”。重要的不是有没有分歧,而是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处理分歧。在这方面,前辈们为我们树立了典范。在起草基本法的过程中,围绕政制发展问题的争论最为激烈,曾提出过若干分歧较大的方案。最终,草委们本着真诚沟通、求同存异的精神,确定了最后条文,完成了这部具有历史意义和国际意义的重要法律。草委们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他们深知其肩负的历史使命:既要确保香港回归祖国,又要保持香港繁荣稳定。可以说,求同存异、谋求共赢是“一国两制”伟大构想的精髓之一,也是“一国两制”始终保持旺盛的生命力和创造力的源泉。前辈们能够做到的,我相信,我们今天也同样能够做到,因为我们与前辈们的信念是相同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在“一国两制”下保持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面对普选法案,议员朋友们需要的是求大同、存大异的精神,顾大局、讲大义的境界,以及不为一党一己私利所束缚的勇气。如何投下这神圣的一票,我很认同一位“泛民”朋友的话,那就是应当以香港整体利益为依归,而不应被个别团体甚至个人好恶所绑架。

知情人士透露,在“干妈”段雁秋的引导下,赵晋在地产生意之外,还成为了中国书画界的“无名英雄”。在天津和南京两地,耗巨资收藏大量的名贵字画,为此赵晋专门招了4位书画助理,负责公司书画方面的业务。

在与各位议员进行交流之前,我想先就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说三句话:一是中央坚定不移、诚心诚意地支持香港在2017年实现行政长官普选。无论遇到多大阻力,中央政府都会为此做出最大努力。二是中央愿意与包括“泛民”在内的香港各界人士就普选问题进行广泛沟通,并在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凝聚共识,从而共同推动香港民主依法有序向前迈进。三是在实现行政长官普选问题上,立法会议员角色关键、责任重大。中央真诚希望并呼吁全体立法会议员以香港的根本利益、长远利益和国家的整体利益为依归,顺应民意,勇于承担,正确行使手中的权力,为推动香港民主发展和社会进步做出无愧于历史的贡献。

检察机关起诉称,卢子跃利用其担任浙江省东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义乌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兰溪市委书记、中共临海市委书记、中共台州市委常委、丽水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丽水市委书记、浙江省人民政府党组成员、浙江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中共宁波市委副书记、宁波市人民政府市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

翟雪峰介绍,国家林业局依托该校的森林博物馆,建有一个国家林业罚没制品贮存库。该贮存库于2017年7月启用,接收海关移交的相关罚没品。目前为止,接收过的穿山甲鳞片仅100多公斤,由上海海关移交。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河南已处置低效闲置资产175.6亿元,化解债务155.7亿元,清缴税款1.08亿元,清缴社保26.68亿元,安置职工5.84万人。

各位议员,香港民主发展到了关键时刻。香港市民从来没有如此接近一人一票普选行政长官的梦想。香港社会普遍期望各位议员顺应民意,支持普选法案通过。可以说,实现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个“东风”就是需要在座各位议员拿出勇气和担当,投下决定香港民主进程的关键一票。我相信,大家一定会为谱写香港民主发展的新篇章做出应有的贡献,历史也必将记住你们的抉择!

南京长江大桥桥墩要穿过泥沙层打到岩石里面2米,需要进行深潜水作业。66米的潜水深度,超过国际公认的空气潜水极限深度。上海海军医学研究所的技术人员经过周密测算,研制出“水面吸氧减压法”等潜水方案,有96人次深潜水达到69-71米。在此次史料展中,就有上海海军医学研究所龚锦涵关于深潜水的笔记。

在这次提醒谈话的前一天(16日),督导组督导宁夏回族自治区第一次工作通报对接会召开。

亚马逊中国